上海火灾事故已开始辨认遇难人员(图)

浏览次数:105 时间:2018-07-11

街道满是消防泡沫。《新闻晨报》供图

街道满是消防泡沫。《新闻晨报》供图


15日下午,救援人员在抢救受伤群众。图/CFP

15日下午,救援人员在抢救受伤群众。图/CFP


  静安区青少年第二业余体育学院,从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后方被烧毁的胶州路728号大楼。作为此次火灾临时指挥部的接待点,少体校门口聚集了大量人群,除了住在失火大楼内的居民和亲友,还有很多关注事件发展的市民。目前,尚有50余名居民没有音讯。  

  就近设置善后处理接待组

  静安区第二青少年业余体育学校距起火大楼不足百米,15日晚9点15分,贴在门口的一张纸醒目地标示着——“11·15火灾善后处理接待组”。

  进入安置点,早有工作人员在负责接待起火大楼及周边大楼的疏散市民。底楼大厅的一块黑板上写有“728”“718”“999”,即胶州路728号、718弄2号、常德路999号,以此区分处理、核实身份、善后安置。

  大楼2层是一个室内体育馆,市民坐在锻炼用的垫子上休息,现场还设置了临时的医疗点、物资供应点,每户业主经过登记后都可以领取一份晚餐:两瓶水和一个餐包。

  靠近门口的一个信息核对点,不少市民围着现场工作人员核对自己的信息。工作人员手中的信息表上,清晰地打出了起火大楼及周边大楼每家每户的登记人名、性别、联系方式等。一些已经得到安置的市民拿着签单,赶往指定的宾馆住宿。

  尚有50余名居民失去联系

  昨天的静安区少体校1层的场地内,用白色隔板设置了17个接待点,几乎每个点上都有四五名工作人员在耐心地和居民或家属讲话。

  一楼场地的最外端贴着几张名单,许多人都站在名单前沉默地流泪。一边是已送往医院的受伤居民,另一边是至今仍未找到的居民。未找到居民的名单上列有43户50余名人员名单,大多为60至70岁的老人。邻里之间还互相“点名”,发现哪个人不见了,赶忙打电话寻人……

  名单旁还有很多瘫坐无语的人们。 “到现在,他们的家人还没有找到,他们都不愿意离开。”一名工作人员低声说。

  辨认遇难人员工作已开始

  少体校2层的球场内已铺上很多可供休息的垫子,一些通宵工作的工作人员已疲惫地靠在垫子上睡着,还有一些家属围着仍在工作的人员身边继续打听消息。 “你的表弟也有可能已经送到医院,受伤说不出话来,先不要担心! ”工作人员对一户居民家属说。

  2层的一间办公室被警方安排为辨认遇难不幸人员照片的工作室,不少家属徘徊在工作室外等待进去辨认。一名警察安慰正在哭泣的一家人:“最晚的照片是上午8点送来的,你们刚才已经来辨认过,没有发现家属,不要着急。”但这户居民仍然要求再进去辨认一次。

  不少仍未找到家人的居民不愿意到安排的12个宾馆内休息,仍聚坐在少体校内安排的沙发或椅子上哭泣:“怎么还是没新消息? ”

  >>施救 

  隔壁楼顶灭火

  消防员

  28层的高楼灭火难度大,消防水枪的喷射范围只能达到10楼左右的高度,杯水车薪。起火大楼与东侧的一幢建筑距离较近,消防官兵迅速“抢占”高点,在隔壁大楼顶楼用水枪协助灭火,勉强组成一道立体水网。

  很快,3架警用直升机飞抵现场。但烟雾太大,直升机盘旋很久,很难落实救人措施。在一次次尝试靠近的过程中,直升机将一名救援人员放到大楼顶端,随后飞离。

  示警地下室工人

  保洁工

  老张是起火大楼内的一名保洁工人,住在这栋楼的地下室。事发时,老张正在9楼保洁,突然,外面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,抬头望去,发现窗外脚手架浓烟一片。

  他赶紧坐电梯下楼,出了电梯后直奔地下室的家找妻子,一路大喊“起火了起火了”。

  电梯已不能用了,整个楼内都是烟。老张妻子王阿姨赶紧往外逃,“当时地下室也在施工,很多工人都在里面。我就大喊一声,‘失火了,你们快走啊。’”王阿姨喊过后,工人很快跟着跑了出来。从大楼内出来不久,王阿姨就看到整栋大楼被浓烟包围了。

  9个小时的煎熬

  >>现场

Copyright © 2002-2014 网上娱乐赌场平台 版权所有